市場研判

中期策略:震蕩筑底 短期策略:高拋低吸 市場情緒:人氣漸暖 倉位控制:約50%
您的位置: > 新聞 > 科技·時尚 >
“諾獎”啟示錄:公益向右,商業向左
時間:2019-10-21 09:47 來源:環宇雜談 作者:未知 點擊:

2019年諾貝爾獎近日陸續揭曉。大家關注諾貝爾獎,不僅是因為每年對諾貝爾獎得主及其研究成果的關注和了解,是一次集體科普,也是全社會對科學精神的褒揚,更是人類認知能力和水平的又一次升華。諾貝爾獎歷經119年,到2018年已頒出590個獎項,共935個個人或組織獲獎。

設立之初,諾貝爾獎的本金規模只有3100萬瑞典克朗(約合920萬美元)。只用這點兒本金發獎,早就發完了。但實際上,諾貝爾獎的資金池越發越多。奧秘就是,圍繞諾貝爾獎成立了基金會,該基金會的投資方式,從最初的存款和公債,轉到股市、不動產、私募等風險投資上。

南都公益基金會理事長、中國慈善聯合會副會長徐永光,寫了一本書《公益向右,商業向左》,講的是公益要講效率,向右走,商業要講社會責任,向左走。純粹的公益,道德站位高,但不和商業沾邊,就不可持續。如果諾獎死守老爺子遺囑中安全投資的法則,獎金早發完了。在1953年改變投資策略之前,50年里基金資產縮水60%,只剩下300萬美元了。

現在的諾獎,可謂是全球最成功、最有影響力的公益基金。基金總資產達38.7億瑞朗,相當于成立之初的124倍。如今,諾獎越發越多,每年僅靠收益就足夠獎勵前一年度為人類做出卓越貢獻的人,并支撐他未來20年的潛心研究。這樣的公益基金,不僅能給探索未知領域、造福人類付出之艱辛以回饋,而且基于巨大的正面示范效應,激勵科學無盡的探索。

社會影響力光譜圖上,公益是向左的,偏重社會效益,極左就是純粹的公益;而商業是向右的,講究經濟效應,極右就是唯利是圖。現在,越來越明顯的潮流是,公益要向右靠攏,商業要向左靠攏。公益向右,絕不是要變成唯利是圖的企業,而是以效率來評判公益是否忠于其初衷,即是否解決了社會問題,是否具有可持續性。當下,公益領域愛心泛濫,但初衷卻褪色了。

重情懷、重動機、重過程,卻不重結果。經常看到的現象是,愛心是大大的有,一窩蜂地往災區跑、一窩蜂地捐款、一窩蜂地去支教,搞慈善已成為一種時尚。又是照相,又是頭條,又是上電視,孩子們唱《感恩的心》,一個小孩可收到10個書包。捐給基金會的錢,確實一點兒都沒浪費,但極左的公益,并未建立起解決社會問題的激勵機制,甚至變異為一種施舍。

對外面臨的是道德綁架,公益要遠離商業,不沾銅臭味;對內則是道德自慰,保證資金的絕對安全,只能投資存款和公債,并按章程的要求,全部花出去、全部捐出去。一開始,基金募集轟轟烈烈,但解決社會問題的效果不彰,慢慢就衰減下去了。即便募集可持續,但基金規模不能壯大,不能實現資產收益與社會效益共存共榮,最后形成了“撒胡椒面”的尷尬局面。

時下,住房公積金、社保基金、養老基金、平臺基金等,或多或少面臨類似問題。最突出的就是未能建立起壯大基金資產和收益的市場化機制,導致普遍性的虧空或不足,社保覆蓋深度不夠(住房、養老、就醫等),“三六九等”的保障分層,從而倒逼市場化的“保障依賴”。現在,居民普遍以擁有房產多寡來衡量改革成果的“獲得感”,這不無道理,背后反映了公共服務短缺。

不和商業沾邊,完全靠純公益和財政,任何一個國家都解決不了公共服務全覆蓋的負擔。近年來,全球陷入了靠“貨幣鴉片”維持增長的難題,而越來越多的企業開始講社會責任。這是對的,解決了社會問題,才是打造“百年老店”最高瞻遠矚的企業戰略。商業向左可持續,因為它一直講效率優先。希望公益也向右,殊途同歸,二者相遇時就是社會福祉最大化之時。



微信掃一掃,關注您身邊的投資顧問——中方信富公眾號:中方信富(zfxf-bj)
中方視點
熱點推薦
其他關注
2014最新时时彩程序